色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浆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对冲基金日元的多空对决

发布时间:2020-03-26 12:12:23 阅读: 来源:色浆厂家

特派记者 叶慧珏 纽约报道

5月2日,美元对日元较此前高点98下撤至97附近。近一周来,美元对日元汇率始终在100以下盘整。日本央行前所未有的双料宽松货币政策执行还不到一个月,日元贬值的助推力却日渐式微。

从去年10月中旬开始,金融市场上做空日元的暗流涌现,美元对日元从原先的75附近一直蹿升到95附近,日元汇率一泻千里,做空者纷纷套利而归,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掌管240亿美元资产的索罗斯基金管理公司,在今年第一季度做空约赚取10亿美元。

但时隔不久,外汇市场风云变幻。尽管日元贬值的长期趋势并未得到根本动摇,但不少机构开始撤出做空日元的阵地,其中有些还对日元进行了空头补进,使得欧元、美元对日元汇率纷纷下滑。

高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长奥尼尔(Jim O'Neill)表示,短期内美元对日元仍然可能在90-100之间徘徊,但到今年年底前可能突破至105。

洛克菲勒公司(Rockefeller & Co.)首席股票策略师张致铭(Jimmy Chang)告诉本报记者,“100已经被证明是个艰难的界线,不过长期来看,日元汇率有可能进一步上蹿。”

105的阶段性上限成为不少分析机构的共识,分歧在于时间。

美银美林的外汇研究团队则认为,有一些指标显示美元对日元可能达到100-105之间,但上行空间不会像3个月或者6个月之前那么大,年底前该汇率将保持在95附近。

美银美林全球利率和汇率研究主管David Woo向本报记者表示,“在过去几周内,我们看到不少投资者开始对做空日元进行平仓,这显示日元近期的波动较大。”

做空日元吸引力式微

做空日元正在逐渐失去吸引力。

根据彭博社的相关加权指数,截至4月27日,过去3个月内日元汇率下跌了5.7%。在4月23日,日元净空头头寸为79730手,一周前为93411手,下降幅度明显。与此同时,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CFTC)数据显示,期货交易商已经降低了日元继续贬值的预期。

“这显示对冲基金正在通过各种方式来对他们过去的做空位置进行平仓,上周我们还发现部分对冲基金正在重新买入这些产品。”David Woo说。

法国兴业银行外汇策略师塞巴斯蒂安·嘉里(Sebastien Galy)在本周的一份研究报告中表示,尽管日本缺乏海外资金流入已造成日元下跌,但目前海外投资者在做空日元,不过做空规模不是很大,曾活跃的对冲基金们则按兵不动。

此前2月份,高盛曾发表观点称,即使新任日本央行行长上任对日元汇率提供了支撑,但鉴于日元空头头寸已经极重,再建立新的日元空头头寸的风险回报比已经不再具有吸引力。

不过,奥尼尔日前表示,尽管日元近期有所反弹,但是其贬值的趋势并没有改变。

由于日本的宽松货币政策与强有力的通胀预期已经被市场逐渐消化,反映在日元价格中,现在并没有新的题材供做空者再次翻云覆雨,因此包括索罗斯等在内的基金大鳄目前都没有对持续做空日元继续发表针对性的观点。

与此同时,从宏观政策到微观投资策略来看,目前没有机构敢于声称做多日元——短期内这比做空更加不靠谱。

“投资者仍然可以通过杠杆化的ETF等做空或者做多日元,但是任何投资策略都必须根据投资目标和风险承受能力来评估。”张致铭表示。

赢家离场

张致铭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的投资团队密切关注安倍在选举时期的关于通过激进货币政策达成2%通胀目标的承诺,认为结果将导致日元失去强势。而在黑田东彦上台后,日元贬值又一次进入加速通道。张致铭在安倍晋三上台前后曾到日本考察。

事实上,等大多数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做空机构们早已赚得盆满钵满。

在安倍还没有上台的时候,索罗斯旗下的几个基金管理公司就已经在部署做空日元的战略。据媒体报道,去年7、8月开始,索罗斯就已经盯上了日元,开始建仓提前布局,通过各种金融衍生产品组合逐渐建立空头仓位,以避开金融监管当局或者竞争对手的注意。实际上,他还不失时机地做多了一些日元以迷惑人们的视线。

日元的坚挺在安倍上台后不久即开始转向,索罗斯从中赚取10亿美元,同时还从上涨的日本股市中赚了2亿美元,使得该基金公司去年的投资报酬率达到10%左右。

这是自金融危机以来做空日元的第一次大型胜利。此前,2012年年中,美元对日元汇率达到77,接近历史下限。

稳赚一把的不只索罗斯。

近日NBA达拉斯小牛队的拥有者马克·库班(Mark Cuban)透露,去年12月开始,他将自己名下包括小牛队以及个人的债务都转入了日元计价,最终获利颇丰。

在索罗斯开始行动之后,不少大大小小的对冲基金都开始行动,增加了日元的空头仓位,并使出各种招数。David Woo透露,有一点需要人们认识到,对冲基金是做空日元这一系列故事的主要推动力,他们通过期权产品来做空日元,因为这对他们来说获利比其他产品要大很多。

投资者逐渐转场

仅仅一个多月后,做空日元的故事就变得不再具有吸引力,对冲基金纷纷平仓,并转向其他更加有利可图的领域。

日本投资者对资产配置的偏好发生转移,成为对冲基金们密切关注的指标。

日本最大的人寿保险公司日本生命保险相互会社和日本第八大人寿保险公司朝日生命保险相互会社4月底表示,由于宽松计划导致日本国债收益率递减,公司计划在目前的财年加大对海外债券的购买力度。尽管如此,两家公司均表示,这是不得已的选择,一旦收益率回升公司将宁愿购买日本国债。

在大多数分析人士看来,至今这仍然只是一个计划。BK资产管理公司董事总经理凯西·里恩(Kathy Lien)日前撰文表示,目前我们还没有看到日本投资者提增海外债券持有量的足够证据,除非我们看到这些多元化投资计划被付诸行动,否则目前没有理由再行做空日元。

对于着眼于下一财年的对冲基金来说,这也并非做空日元的好消息。

David Woo表示,计划购买海外债券实际上释放了部分新的投资欲望,因此在接下来的一个财年他们将鲜有新的计划购买海外资产。

这并非对冲基金愿意看到的。他们原本试图持续将这些海外资产卖给日本投资者,向国际市场注入大量日元,达到做空效果。一旦这些日本投资者表现出对日元贬值的兴趣下降,美元对日元的上行空间就更加有限了。

从日本大选的11月开始至今,日经指数上涨了近六成,这也促使不少日本国内投资者持续看好本国资产,进一步减少了日元大幅贬值的可能性。

张致铭认为,日元汇率受多种因素影响,短期内应当关注某一个主要推动力,但长期来看,日本经济基本面,比如购买力和贸易差额,将产生更大的影响,“日本央行能否切实将日本带出长期通缩,利率能否在通胀回归时趋于正常化,将对日元长期汇率产生大的影响。”

显然,这些问题目前还没有答案。

David Woo还指出,3个月前人们抛售日元购买美元,是期待美国经济复苏加快,但是目前显然这个预期被翻转了,美国的经济数据总体来说比预期的要糟糕。因此,美元承压将进一步压低美元对日元的上行空间。

在目前的情势下,日元已经不再是对冲基金心中的香饽饽。

“目前可以想见的是,购买一些增长能力更好的新兴市场货币。上周我们也看到投资者开始购买新兴市场的货币,比如巴西、澳大利亚的货币等。从边际效益来看,这些仍然是被看好的具有吸引力的投资品。”David Woo说。

(21世纪经济报道)

怎么正确面对白癜风

包皮过长的症状

前列腺疾病会有哪些症状呢

癫痫患者如何选出适合自己的工作呢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