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浆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色浆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河滩下挖出一口大红棺材里面的女尸宛若活人一般[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6:47:30 阅读: 来源:色浆厂家

我高考结束后的那段时间,我们村子里出了一件大事儿。

当时我刚刚高考完,成绩还没下来,所以我整天窝在家里,不是看电视就是睡觉,一天中午,我正吃着西瓜看电视,突然看到我家大门口外好多的村民匆匆跑过去,十分嘈杂。

我父母当时正在院子里的葡萄藤下鼓捣新买回来的高压水枪,看我在屋子里闲着,我母亲便喊我,让我出去看看外面出啥事了。

这大中午的,外面烤的和火炉似的,我不情愿,不过恍然间我看到亮子也从我家门前跑过去,我这才有些好奇,立刻放下手中的西瓜,跑出了院子。

我到大门口的时候,亮子已经跑出了老远,我立刻喊了他几声,他听到声音,回头看是我对他招手,又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亮子是我的同学兼好哥们,我俩一个村子里的,从小玩到大,小学初中高中都是一个班级的,这小子体格壮,火气大,大嗓门一个。

他跑过来的时候,我急忙问他,这是咋了,怎么都往村东头跑?

亮子擦了擦脸上的汗,却一脸激动,对我说,你不知道啊,就在村东头的河边,刚才有挖沙的村民挖出了一口棺材,那棺材看起来像是古代的,咱村里的人都跑去看热闹了。

我一听,也有些激动,我高中就是学文科的,尤其对历史特别感兴趣,平日里也喜欢看历史故事啥的,现在听说我们村居然能挖出古物来,我也兴奋起来。

我顾不得我母亲在院子里喊我,立刻拽着亮子朝着村东头跑去。

我们村东头的河滩下挖出一口大红棺材,里面的女尸宛若活人一般

当我俩跑到村东头的时候,在那里的河岸滩上,已经围了一圈的村民,亮子倚着自己体格壮,在前开道,带着我挤进了人群里,直到这时,我才看到里面的情况。

首先入我眼的是一辆破旧的黄色挖土机,而在挖土机的前面,则是一个长约五米深约三米的大坑。

不过,这并不是最吸引我主意的地方,此时,在这大坑中,几个村民正费力的将一口棺材撬开。

这口棺材长约两米,浑身暗红,不过因为埋在地下,再加上这里河滩的湿润环境,所以看起来破破烂烂的,但很明显,这口棺材的样式并不是现代的样式。

此时也不知道是在谁的怂恿下,那几个村民已经将棺材盖合力撬开,只听吱呀一声,棺材盖滑落下去,现出棺材里面的景象来。

而当众人看到棺材里面的景象后,原本嘈杂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

这时,我也忍不住张大了嘴巴,死死地看向棺材里,那棺材里,居然躺着一个美人儿。

这美人儿穿着一身古典的红色嫁衣,安静地躺在棺材里,虽然脸色苍白的吓人,但是肌肤看起来水亮光滑。

不过,我可是亲眼看到,这女人是从这埋在河滩之下的棺材里挖出来的,这可是死人,而且不知死了多少年的古尸,可是看起来和刚死没多久似的,真是怪事了。

这般一想,我顿时觉得有些恐惧,所以转身就要钻出外面去。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即将转身的一刹那,也不知道背后是谁撞了我一下,我脚下立时不稳,随后整个人都朝着坑中跌落而去。

我听到周围有人惊呼,而我也只来及大骂一声狗日的谁撞地我,随后我整个人直接砸落在了坑底。

身下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硬,因为我是面朝下栽下去的,当时我只觉我的嘴触碰到了一片柔软,略有些冰凉,一股奇异的香气顺着我的鼻孔钻了进去,我忍不住多吸了一口。

可是很快,我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时,我忽然感觉嘴唇一痛,有什么东西狠狠咬了我嘴唇一下,我陡然间撑起前身,晃了晃发晕的脑袋朝着我身下看了一眼,只一眼,我整个人都傻了。

只见我哪是掉在了坑底,我分明就是从上面直接掉进了棺材中,此时我身下的,正是那具身着红色嫁衣的女尸。

许是我砸落下来的劲道太大,所以女尸的嘴角此时竟溢出了丝丝血渍,可是不知是不是错觉,我恍然看到这女尸的嘴角竟诡异地笑了。

我们村东头的河滩下挖出一口大红棺材,里面的女尸宛若活人一般

一只手陡然搭在我的后背上,我吓得一激灵,猛然回头看去,却是那刚才撬棺材的一个村民,他看了我一眼,问我,没事吧?

我摇了摇头,随后再次回头看向棺材中的女尸,此时这女尸依然是安静无表情的样子,好像我刚才所看到的都是假的。

虽然外面十分的炎热,可是这棺材里有些异常的阴冷,再一想到刚才嘴角被什么东西咬了一口,我忍不住看了一眼这棺中女尸的如樱桃一般的红唇,难道是她?

可她明明是具死尸,怎么可能?

这般一想,我整个人都浑身冒起了冷汗,立刻在那几个撬棺材的村民帮助下翻出了棺材。

一出棺材,那股阴冷的气息立时消失不见,不过我一抬头,却看到捞我出来的村民全都后退了几步,一脸愕然地看着我。

我愣了下,问怎么了?

其中一个村民指了指我的嘴,我立刻伸手抹了一把,抬手一看,却见手上全是血渍,此时我才感觉到我的嘴里一股咸腥味。

此时一道黑影突然从上面落下来,我回头一看,却是亮子从地面上跳了下来,他看了我一眼,也是一惊,卧槽,你咋弄了一嘴血?

我立刻往地上吐了几口,直到嘴里的咸腥味不见了我才抬起头来说,刚才不知是谁撞了我一下,把我从上面挤下来了,正好砸在了棺材里,至于这血,不是我的,是这女尸的。

说话间,我却忽然看到身边正扒在棺材前的亮子脸色忽然一变,他伸手指着面前的棺材,忽然说道,快看!

我急忙往身侧的棺材里看去,只见那棺材里正冒着丝丝白色烟雾,蒸腾而起,而棺材里的景象早已看不清楚。

闪开!

只听我身侧有人喊了一声,随后我和亮子两人已经被身旁的村民朝后方拽去,当那白雾彻底消散不见,我顿时听到地面之上围观的村民的惊呼声。

我急忙跑上前,扒着棺材往里一看,却发现原本那漂亮的不像话的女尸已经消失不见了。

怎么会不见了?那具女尸呢?此时亮子也上前来,看着棺材里惊诧道。

我仔细朝着棺材里看了看,却看到棺材底上聚着一层白色的粉末状的东西,立刻明白了怎么回事,便指着棺材地说,你看那底下的粉末,这女尸一定是在死的时候做过密封防腐的处理,不过刚才被挖出来见了空气,所以立刻氧化,化成了一堆骨粉。

亮子这时才一脸明了的表情。

这时,我忽然听到有人在喊我,我抬头一看,却是我父母站在人群前面喊我。

许是我脸上还沾有鲜血,我母亲焦急地喊我上去,我一上去,她就问我怎么弄了一脸血。

我还没说怎么回事,周围已经有好事的村民把我刚才的遭遇告诉了我的父母,我父亲脸色立刻一变,立刻把我推给我母亲,让我母亲拉着我就去了村子里的卫生所,他自己却留下来继续看热闹。

我母亲直接拽着我来到村卫生所,卫生所的医生给我检查了一遍,却说我没事,随后就给我漱了漱口,消消毒,开了一点消炎药,然后就出来了。

出来的时候,我母亲在一旁不停的抱怨我,说我没事去那凑什么热闹,多危险!还有亮子,那小子整天不好好学习,你跟着他在一起,能有出息吗?

我懒地听我母亲碎碎念,脑袋里却想着刚才在村东头看到的那口棺材,还有那美如画的女尸,越想越觉得那女尸好漂亮,就好像画里面的美人儿一般。

想着想着,我却不自觉地感觉有点冷,浑身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可是这天气明明炎热的很。

回到家之后,我莫名其妙的感觉自己有些困,所以就躺在床上睡过去了。

这一睡睡的我迷迷糊糊,翻来覆去地很不舒服,等我被我母亲叫醒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

我母亲叫我起来吃饭,可是我翻起身的时候,却感觉自己头疼的厉害,浑身发冷,十分难受。

坐在饭桌前,我父亲正和我母亲说着村东头的挖出来的棺材的事,我头疼,也没细听我父亲说的话,简单的吃了一口饭就回了卧室躺床上继续睡觉了。

许是下午睡的太足,晚上我睡的并不好,睡了醒醒了睡,反反复复很多次,不知什么时候,我忽然间听到一阵奇怪的声音。

这声音也不知道是什么发出来的,十分奇特,我立刻就被吵醒了,睁开眼一看,顿时一阵惊讶,因为我居然不在我的卧室,而是出现在一个十分奇怪的大屋子里。

这屋子收拾的十分干净整洁,点着红色的蜡烛,屋子里的墙上贴满了红色的喜字,一旁的被褥都是红色的,看起来像是个结婚的新房。

就在我看着这屋子里一脸诧异的时候,门口处突然现出一个人影来,这人影穿着一身红色的衣裳,缓缓的朝着我走过来。

然而,当烛光印照在这个人影的脸上时,我整个人都忍不住惊声道,怎么是你?

只见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张异常美艳的脸孔,这张脸孔,赫然就是白天我在村东口那口棺材里看到的那具女尸。

只是此时,这张美艳的脸孔上,却有着一对没有瞳孔的眼睛,她就站在我的面前,随后,竟诡异的笑了。

未完待续……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灵异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